前陣子(2018年89月時)對人生很沮喪,
意外發現new age版,在上面看到了凡妮莎有關催眠的訊息。

四年多前,我曾經找過催眠師幫我催眠,
想探究和當時男友那深深的不安是為了什麼,
別人覺得他對我非常好,唯獨我覺得他要殺了我。

當時,透過催眠,我得到了解答。
這一次,因為對家庭徹底失望,
加上身體因素,我已經要喪失活下去的能量了,
希望藉由催眠,能得到一些力量。

凡妮莎先花了一些時間跟我聊聊,
我知道,我的個案會讓他很難處理,
有太多支線了,他還是不厭其煩地聽我說著每一件大小事。

進入狀態後,他詢問我最困擾我的議題,
我也意外地給了"家庭"這個答案(原本以為會是感情)。

面對原生家庭,我像是一直花錢買親情,
卻買不到,還弄得自己一身傷。
明明家裡是三個女兒,
媽媽卻老是跟別人說,他只有兩個女兒。
我永遠是在幫她處理問題和找錢填洞,沒有自己的生活。

凡妮莎要我回到跟現在相關的前世。

很意外的,我是一隻小猴子,在山谷邊和我的猴子同伴們玩耍。
凡妮莎要我看看,有沒有我認識的,
我起先回答沒有,後來才發現其中一隻猴子同伴是我今生最好的朋友。

後來來了一個帶著野餐盒很可愛的小女孩,
我想跟她玩,也想偷吃他的食物,
我慢慢靠近她,我的兩個小猴子同伴都阻止我,
但我不理會他們,繼續朝小女孩前進。

我跟小女孩玩得很開心,還吃了她的食物,
但我被抓住了,小女孩也沒有救我,
我的小猴子同伴還在遠處扔石頭,希望能救回我。

小女孩是我今生的媽媽,他是雜耍團的小孩,長得非常可愛。
他們把我抓回去訓練雜耍表演,達不到要求我就被打,全身是傷,
小女孩常常會來偷偷的看看我,抱抱我,但從來沒有放我走,
我就一直為了她在賺錢。
(當時頓時覺得根本是我今生的寫照,為了我媽賺到死,他也不會感恩)

後來我因為皮膚發炎還是什麼的感染病死了,
小女孩哭得很傷心,我也覺得值得了。
其實不知道那個值得的感覺是什麼,只是不恨他了。

回到現代,我頓時明白了,原來我們只是重複這個過程。
凡妮莎還舉了一個陪酒女生的故事告訴我,要我多愛自己一點,
不要為了家庭,什麼都扛,自己其實可以不要扛這麼多。

那時候我覺得我懂了,但其實沒有真的懂。

又經過了幾個月,到了2019年的年初,
我經歷了一個大手術,我想我才真的懂,
很多事情,我可以放下,我可以選擇。
唯有先顧好自己,才能照顧身邊的人。

謝謝凡妮莎很溫柔的聽我訴說,幫我催眠,讓我有了一趟不一樣的體驗。
原本答應給的回饋文,經過了快三個月的沉澱,
我修改了一下,畢竟,我現在才真的放下了,不要再重複一樣的功課。

凡妮莎碎碎唸:
有一個說法是,你投身的家庭,是出生前所選擇的。
往往原生家庭、與父母的議題,是人一輩子的修煉。

有時,父母的人生課題,我們插不上手也施不了力。
有時,放下不代表原諒,而是願意選擇先照顧自己。

相關活動:【陪你渡過情緒寒流】愛媽媽為什麼這麼難—讀書會(點我看詳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加入Line@隨時收到凡妮莎聊心室最新資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加入Line@隨時收到凡妮莎聊心室最新資訊
點我加Line@

凡妮莎聊心室

透過催眠引導協助人們與內在潛意識對話,找到困境背後的核心,拿回屬於自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