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份接連報出與校園霸凌、青少年自殺的相關新聞案件:台灣17歲少女因性侵案件爆發,引發愧疚而自殺;馬來西亞一名16歲的少女,使用IG投票功能選擇生/死,結果有69%網友投死,於是跳樓自殺。

而在最近有最新研究指出,美國著名影集《漢娜的遺言》開播後,該影集開播後竟然也造成了美國青少年自殺率激增,引起一陣譁然,在網路上激起許多關於校園霸凌、性侵害、自殺的討論。

這幾天收到女人迷編輯的邀稿,請我聊聊校園霸凌。

霸凌在重視同儕觀感,建立友誼認同的青少年時期特別常見,但卻很少被公開談論。原因是在團體中每個人都是其中的一份子,被害者不願碰觸傷痛,而加害者不願面對心中的罪惡感。

就如同我在高中畢業之後,就幾乎是刻意的不願意回想那一段非常黑暗痛苦的回憶。

高二的友誼爭奪戰

高二時,我與小安、小雪(化名)兩位同學是好朋友。與我大而化之的個性不同;小安是個心思敏感纖細的女孩,而小雪是大我們一屆的重考生,總透露著較為超齡的成熟。

也因為這樣,我們都開始較為依賴小雪,有了心事總是跟小雪說,希望她為我們開脫排解煩惱。

不知道為什麼,這段友情漸漸的變成我與小安開始搶奪小雪的故事,也因為小安會偷偷的對小雪說我的壞話,漸漸的有了誤會,我與她們開始漸行漸遠。

一直到了有一天,小雪來到我的座位邊,遞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我想我們不適合當朋友。」為這段友誼正式畫下句點。

小雪的行為對我來說傷害太大,我當時甚至沒有勇氣追問發生了什麼事。心碎一地的我,把自己的心關起來,不再與班上的其他人連結,我像是空間一般的存在在教室當中。

我開始成為媽媽眼中行為脫序的孩子

在孤立無援的狀況下,我與國中要好的同學重新密集的聯絡,心疼我的遭遇,下了課她們騎車機車載我四處遊盪散心。我的心情開始因為時間有了鮮明的切割:白天壓抑、夜晚快樂。

同時,因為在學校的不快樂,我開始遲到、翹課。我一夕之間成為母親眼中的壞孩子:交了壞朋友、夜晚在外遊蕩不歸、白天翹課不上學。

學校通知母親:我因為操行成積被當差點畢不了業。那一天,媽媽把我叫到客廳罰跪、責罵,我用冰冷的表情回應我的不服氣。

當我想試圖解釋我在學校的人際關係的問題,換回媽媽一句:「這樣妳就不上學嗎?不要理他們就好啦!」那一刻,我絕望的明白,不會有人能理解我的感受,我只能獨自撐過這一段痛苦的時期,一直到高中畢業。

霸凌事件,可能會發生在任何人身上

為了寫這一篇文章,我終於有勇氣慢慢回想,打開屬於我內心的潘朵拉的盒子,想想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也開始在網路上搜尋相關的議題,看到了「黑羊效應」的理論。

黑羊效應:大家在一個團體裡面都想要尋求認同 ,而其中一種方式就是共同討厭一個人,就形成了「我們/他」的兩個群體,校園內/職場上的小圈圈也是一樣的道理。

每個人都有在群體中找到歸屬感的需求,而加害者通常是因為內在害怕沒有歸屬感,害怕被團體拒絕,於是透過攻擊一個倒楣鬼,把砲口向外,與其他人的結盟,建立革命情感。

這樣的攻擊不見得是因為被害者做了什麼,也就是說,任何人都可能被霸凌。

被霸凌者,你可以做什麼?

在小雪遞了紙條給我之後,我曾無數次的想:「究竟我做什了什麼?讓我的好朋友要這樣對待我?」

在看完黑羊效應的理論,不禁讓我重新思考過去的事:也許我曾有過一些不經意的冒犯,雖不過份到需要絕交,卻觸碰到小安的不安全感,導致敏感的她需要用抹黑的方式取得盟友,來穩固她的友誼。

身為一位被害者已經很辛苦,若在心裡不斷的檢討自己,甚至想要用改變來換取團體的認同,只是不斷的在傷口上撒鹽,對事情並沒有幫助。

這時你可以做的有以下幾點:

  1. 試著放下檢討自己、改變自己的行為,別再做二度傷害。
  2. 找個能接納你,同理你的人傾訴,讓自己好過一些。
  3. 不放棄為自己尋求援助,例如:在團體中試著找到其他盟友、尋求師長/主管的協助、找輔導室、諮商師聊一聊。
  4. 若是在狀況已經根深蒂固、無法改變時,提早接受,離開讓你受傷折磨的傷心地,也不失為一個辦法。

霸凌現象不分國界,關乎人性:沒有受害者,也就沒有加害者

最近,我恰巧與一位外國朋友Vicent聊天,原來霸凌現象不分國界!看起來開朗建談的他,甚至聊起在他童年時,也曾經因為優秀的課業表現被同學霸凌!

「一開始真的很難過,但後來我發現對我有敵意的都是男同學,還是有女同學願意和我當朋友。上了國中之後,我開始不在意霸凌的同學攻擊我的話,而是選擇專注在和我要好的朋友上面,這些霸凌的行為就慢慢變少了。」

當攻擊行為沒有接收方,也就失去行為的意義;也就是說,當自己願意跳出受害者的框框後,也就沒有加害者了。

「後來讀了大學,遇到了來自各地不同的人,我才知道,原來不是所有人都心存惡意,還是有良善的好人,我才開始打開心防,開始愛上交朋友!甚至為了交到各地的朋友,學了很多語言、飛到了很多的國家和城市。」

當初那些霸凌的同學,在長大之後變得平庸。相較之下,穿越了恐懼及傷痕,長大了之後的Vicent,世界越來越開闊,生活也多采多姿很豐富。

「回到家鄉遇到我的同學,我也不把他們放在眼裡,更談不上恨了!」我和Vicent相視著,投以理解的微笑。

聊到最後,Vicent感嘆的說:「其實我也該感謝那些同學,如果不是這樣的遭遇,也許我不會強迫自己改變原本內向的個性,也不會有現在豐富的人生。」

人生的境遇也許不會時時順遂,但只要不放棄自己,也許會在雨過天晴之後,發現逆境中隱藏的禮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加入[email protected]隨時收到凡妮莎聊心室最新資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加入[email protected]隨時收到凡妮莎聊心室最新資訊
點我加[email protected]

凡妮莎聊心室

透過催眠引導協助人們與內在潛意識對話,找到困境背後的核心,拿回屬於自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