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與一位喜歡的作家深夜聊天,
由於她也是身心靈界的同好,
於是我問她是否有考慮開始提供服務呢?

「我有點擔心對方把我當作解藥依賴我,所以目前只想用文字隔開當作是距離…」
聊了一陣子之後,她向我傾吐她的擔心。
我很能體會她的疑慮與感受,這一段談話令我想起過往的一段時光。

時光又要回到靈性狂熱那一陣子(第一集請洽:靈性詞彙大解謎:什麼叫臣服?)
那一陣子靈性圈很流行天使、以及朵琳系列的神諭卡,當時我也買了幾副牌來玩。

正逢那一陣子我弟失戀了,他跑到我的房間跟我傾吐心事,
於是我拿出我的牌卡,幫他抽到了一張”戒斷惡習”之類的牌卡!
弟弟很熱中於打電動,常常把女友晾在一邊(也是因此被甩掉的吧XD)
牌意實在太明顯,連我弟都看得懂,於是當姐姐的也是對他曉以大義一番,
朵琳系列的牌卡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文字訊息都非常正向,感受到滿滿正能量的弟弟開心的離開了。

消息很快就傳開了,身邊的所有朋友都知道我會”抽牌”,
於是見了面就想向我表達他們最近的困擾,
甚至曾經有一次,我弟跟某位朋友一見到我,就像見到浮木一樣,一個勁的對我滔滔不絕!
2個同時間說話我跟根本不知道聽哪一邊,只想趕快逃離現場。

我開始害怕面對朋友對我投射的眼光,
閃亮的眼神彷彿把我當作神丹妙藥,所有問題不藥而癒,
這種期待讓我備感壓力。

很快的,我得了「牌卡恐懼症」,而且一得就是將近十年。
我告訴身邊的人,我不玩牌卡了。
我把牌卡收起來,堆在房間角落生灰塵,後來,把它們全部二手賣了。

一直到後來,
我用催眠來做心靈諮詢做了好一陣子,
才慢慢放下對牌卡的恐懼,
決定以牌卡做為輔助工具,
協助案主找到人生課題及盲點。

透過人生歷練及實務經驗的累積,
重拾牌卡的我,心境有了很大的不同,
我已經有了屬於自己理念跟方向。

比方說:當有人想要問我『我做這份工作會賺錢嗎?』
我便會建議對方改問『我要如何調整自己,讓這份工作的收入可以更高?』

在我做心靈諮詢的過程中,
我發現問一個好的問題是很重要的,
好的問題能啟發人的智慧、切換心境跟頻率,
甚至自己找到困境的解答。

所以,不管是催眠、或是牌卡,
它都只是一種方法、一個工具,
最終目得都是要讓我們突破盲點,
把自己的力量找回來。

當我學會透過每一篇文章,
告訴讀者學會「拿回自已的力量」時,
我正在透過我的書寫,傳達我的理念。

當我學會拒絕解讀”預測性”問題時,
我已經在透過行動,堅定自己的信念,
不隨意與對方的投射起舞。

如果內在的信念以及外在的表現是一致的,
你就正在散發屬於你的頻率,
吸引相對應的人事物到你的面前。

所以,漸漸我發現,
就算對方想要我問”預測性”問題,
我也會很自然的為對方的問題調整方向,
順便向案主展示:如何拿回自己的力量。

當我能夠堅定,而且自然的呈現自己的理念,
自然,對於他人的投射,我知道如何應對,也就不再恐懼了。

文章寫到這裡,
讓我想起台劇【通靈少女】的完結篇,
隨著男主角阿樂的離開,
小真意識到自己的通靈能力並不能真正為信眾做什麼,
每個人的人生課題,
最終還是要靠自己突破。

於是小真決定放手問事的工作,
回頭好好經營自己的人生還有課業,
也讓信徒學習自己回頭面對人生。

關係是一面照妖鏡,
有時候,
我們會不自覺得因為對方的期待,
承擔太多的責任。

當你開始發現,
面對某件事情你很焦慮,但是你卻無能為力時,
很可能是你背負的事情,並不屬於你的責任。

比方說看見關係不睦的父母,
你也許偶有無能為力的失落、
那是因為改變與否的主控權,
並不在自己的身上。

你把對方的責任背著,走得很喘很累,
也讓對方失去了學習的機會。
這時候的你,也許要學習的並是去承擔,
而是學習輕輕放下,
並學習如何回應超過負荷的期待。

有智慧的回應,
他是一項能力,
是可以練習的,
就像是最後我學著如何面對案主的期待,
也就跟我的牌卡”和解”了。(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加入Line@隨時收到凡妮莎聊心室最新資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加入Line@隨時收到凡妮莎聊心室最新資訊
點我加Line@

凡妮莎聊心室

透過催眠引導協助人們與內在潛意識對話,找到困境背後的核心,拿回屬於自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