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怡的外觀很清秀,帶著慧頡的眼神進入了諮詢室。在她填寫完個人資料表後,我看著職業欄位寫著『姻緣規劃師』,便好奇的問了一下她的工作。

「簡單來說,就是在交友平台上面協助客戶做配對媒合,就是有點像媒人的工作啦。」

我們聊起了她的工作甘苦談。她向我小小抱怨了一番:「凡妮莎,像你這樣的工作都要吸收客人的負面情緒應該很辛苦吧?最近我遇到了一位客人,很是讓我困擾呢…」

將人生期望投注在交友平台上的客戶

原來,最近雪怡接了一個案子(以下這位男士化名為Z),Z的整體條件是很難配對的條件,連資深同事一開始都建議不要接了。

「該怎麼說呢…他的某些條件在配對平台上不是很吃香,雖然有告訴他公司覺得我們的平台不太適合他,但他依舊很想一試,我就抱著看看自己能幫他多少忙的心態接下他。」

「一開始和他接觸時覺得他沒什麼侵略性,人也還算誠懇,但和他互動一段時間後,我發現他現實生活裡的人際關係可能不是很順遂,他來繳費做交友媒合,感覺上是把平台當作是人生唯一的希望!」

雪怡接下這案子後,試圖說服Z從先改變自身條件開始,使出渾身解數來改造Z:從買新行頭改變外在、換新的形象照、甚至推薦人際關係的書給Z,希望他連內在狀態也一併調整。

「可是他好像不怎麼領情,只關心這幾個月來的配對著沒有進展,甚至昨天還傳了訊息說:你還想幫我配對嗎?我想聽你的真心話。」雪怡看起來有點忿然。

「Z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我好奇的問道。

「我覺得他是自己也覺得沮喪想放棄,可是又想要我鼓勵他…其實這陣子我為他額外做了很多付出,已經超過這份工作的責任範圍了,可是他卻連聲謝謝也沒有,所以我也不是很想再鼓勵他了,我還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呢!」

於是,催眠的旅程從這裡開始。我請雪怡閉上眼睛,感受一下這個事件帶給她的心情…「我覺得他很荒唐!該怎麼說呢,應該是無力又生氣吧。」

我接著詢問她,過去有什麼樣的事情,有相似的感受呢?

媽媽與阿嬤之間的婆媳心結

時光回到童年,本是小孩最喜歡的農曆過年,家中的氣氛卻有一絲沉重:「弟弟愛玩不吃飯,媽媽怎麼哄騙弟弟還是不聽話,奶奶的表情像是在嫌棄媽媽:『怎麼這麼笨,連小孩都教不會。』」

從小被阿嬤帶大的雪怡,對阿嬤很是崇拜:「阿嬤的個性很強勢精明,總是能將家裡的一切打點好,耳濡目染的我,覺得家裡乾乾淨淨的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呀!小時候她們之間彼此的抱怨,我心裡是比較偏向阿嬤那邊的,也會偷偷在心裡怪媽媽不夠會打點家務。」

「可是當我長大之後,才發現人生要顧的東西真的好多喔…要花時間陪家人、跟男友約會、還要好好工作,有時候瑣碎家事真的沒有辦法顧及,我才稍稍能夠體會媽媽的感受。」

我引導雪怡面對媽媽,說出內心愧疚的感受。說著說著,雪怡卻突然噗雌笑了出來… 「我發現媽媽的表情好像不怎麼在意耶~她好像老早就接受自己大而化之的個性了,也覺得這樣的她沒什麼不好。」

「原來是這樣呀!可以接受自己的缺點跟限制很不容易呢!」我也會心一笑。而話峰一轉,我繼續詢問雪怡:「那麼如果可以回到那場團圓飯,你會想要對阿嬤說些什麼嗎?」

雪怡的表情尷尬了起來:「我也不知道,我覺得阿嬤的個性是不會改的。」

阿嬤強勢的外表 層層包裹著不識字的自卑

隨著潛意識的牽引,雪怡說出了一段故事:

一位女性生長在平凡的家庭中,結婚生子後,將重心放在孩子身上而與先生感情變得淡薄,沒有話聊。

但是當孩子慢慢長大,上了小學之後,這位女性開始思考要開創自己的工作,於是開了成衣廠,從本來的1人公司慢慢擴大,一直到退休前已經是50人規模的公司了。而創了業之後,因為跟社會重新接軌,與先生的感情也升溫了,退休時看見的,是老夫妻一起遊山玩水、互相扶持的情景。

我問雪怡對這段故事有什麼樣的感覺,她說:「女人好像還是要有一份自己的工作,因為當女人重心只放在家庭上、跟社會脫節的時候,好像會跟老公沒有什麼話聊…」

然後雪怡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一樣:「我覺得這不是我的前世!但是我確突然懂阿嬤的心情了…」

「其實,以我阿嬤的能力跟個性,如果她有接受教育的話,也許就會是這樣的人生吧,除了家庭之外,也開創一番自己的事業;這樣的人生,應該是阿嬤夢想中的人生版圖。」

「我覺得阿嬤不敢走出家庭,所以重心都只放在家裡面的瑣事上,所以不管是家事、還是家裡的每一個人,她都想控制在她認為的、理想的狀態下,其實在控制的狀態下,她一直對自己不識字這塊是很自卑的。」

我們都不完美,接受真實的自己可愛的一面

「了解阿嬤的心情之後,回到年夜飯那晚,妳知道要對阿嬤說什麼了嗎?」我問雪怡。

「阿嬤,很謝謝妳這麼用心的照顧大家。」雪怡含著淚,道出了她的感謝。

接著,雪怡挽起阿嬤的手撒撒嬌:「難得過年,我們大家都放輕鬆一點,大家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開心的一起過過年好嗎?」

「就像,少根筋、大而化之的媽媽,其實也傻得很可愛對嗎?」我想了想回答雪怡。

雪怡漾起了微笑,點頭認同。「其實我的個性跟阿嬤很像呢!性子急,做事也可以很快做到位;所以面對客戶Z,我總會覺得:”這樣有什麼難的?”」

「每個人都是有自己的步調跟選擇的,我不應該用自己的標準去判價每一個人。」

「我應該告訴他,其實他這幾個月來已經有一些進步,也許對他來說已經不容易了,多鼓勵他。至於他要不要繼續配對,應該由他自己決定。」

 

凡妮莎聊心室

透過催眠引導協助人們與內在潛意識對話,找到困境背後的核心,拿回屬於自己的力量